Phone

+123-456-7890

Email

mail@domain.com

Opening Hours

Mon - Fri: 7AM - 7PM

据英国《金融时报》10月18日报道,欧洲疫情二次暴发,正引发对经济“双底衰退”的担忧。

过去一周,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都宣布了新的防疫措施,以遏制第二波疫情来袭。

世界卫生组织也发出警告,如果感染病例增加态势不放缓,欧洲多座城市的重症监护病房将在数周内饱和。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10月18日,意大利卫生部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该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414241例,24小时内新增11705例,连续3天过万,同时是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值。当天,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了一系列更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根据最新法令,意大利各地市长有权针对有聚集风险的公共区域,在21时后限制人员流动。

德国作为此前欧洲疫情防控的标杆国家,近日新增确诊病例也不容乐观。根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发布的数据,德国17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7830例,创单日新增病例数新高,18日新增确诊5587例,累计确诊已超过36万人。德国总理默克尔17日呼吁民众减少社交接触、避免非必要出行并取消聚会,尽可能待在家中,并警告称,德国今后数月面临疫情应对的“艰难时刻”。

瑞士发布防疫新规,从10月19日开始,在所有封闭的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自发聚会限于15人,建议远程办公。瑞士联邦科学工作组负责人16日表示,预计两周内将有1.2万例新增病例。

法国自17日起对巴黎及其他8个法国大城市实施宵禁,具体时间为每日晚9点至早6点。宵禁将至少持续四周。马克龙称,希望在六周后,法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可以由目前的2万人以上下降至3000-5000人。

据捷克当地媒体17日报道,捷克的新增新冠感染病例增幅目前位居欧洲之首。路透社此前报道称,捷克政府此前公布了新冠限制措施,规定从本月15日开始禁止六人以上的社交聚会,禁止在公共场合饮酒,并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政府表示,这些政策预计实施至11月初,届时将根据疫情情况考虑是否放宽。

本周,英国适用于英格兰地区的新冠疫情三级警戒系统开始启用,首都伦敦及埃塞克斯郡疫情警戒级别16日从一级提升至二级,即从“中等”风险升至“高”风险,意味着这两地防控措施将加码,包括禁止室内聚会、尽量减少出行等。北爱尔兰出台今夏以来最严格防疫措施,包括学校停课两周、餐厅和酒吧歇业四周。

“双底衰退”(double dip recession)又称“W型衰退”,指在全球经济已经触底逐渐回升时,经济复苏可能失去动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再一次触底。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虽然本月底公布的第三季度数据预计将显示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GDP)实现创纪录增长,但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已经将第四季度预测下调至负数区间。

G+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莉娜·科米历娃(Lena Komileva)表示,疫情复燃以及随之而来的商业停摆和信心冲击,使双底衰退的预测出现,英国“脱欧”造成的扰乱,将进一步放大经济低迷。

Allianz高级经济学家卡塔琳娜·乌特莫尔(Katharina Utermhl)表示,数个国家将在第四季度出现负增长,又一场衰退是绝对有可能的。

荷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克拉斯·诺特(Klaas Knot)上周表示:“许多国家现在正遭受第二波感染,这意味着现在看来,复苏比我们之前期望的更加遥远,而且经济影响正在加深。”

欧洲经济研究所(ZEW)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时德国经济景气指数还曾达到近20年来最高的77.4点,但这项数据在进入10月以后,骤降至56.1点,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日前将法国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测从1%下调至0。

Vanguard投资策略团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鉴于整体形势欠佳,Vanguard维持对欧元区2020年全年经济收缩约10%的预期。自5月份以来,欧元对其他主要货币升值,包括对美元升值近10%,这使得对外贸易商品更加昂贵,将不利于出口,可能会拖累GDP。

上周四,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第二波疫情正在冲击欧洲,目前应该确保所有可用的政策工具都能通过正确的方式来用于应对不利的环境,可以看到许多成员国提交预算时都在考虑增加财政支出。“我们有很多武器,从利率到远期指引再到资产购买计划,我们随时准备着。虽然欧央行已经做了很多,但如果因为局势恶化,那么我们将采取更多必要的行动”。

今年二季度,英国遭受了七国集团(G7)中最严重的经济萎缩,经济下滑了20%。为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英国央行也正谨慎考虑再进一步宽松政策,包括负利率选项。

10月12日,英国央行向当地银行业征询关于他们应对零利率或负利率的准备信息,令市场再次提高其可能实施负利率的怀疑。

英国央行官员特雷里罗日前表示,“在大多数国家,负利率几乎已经完全转嫁给贷款利率,适应得很好。”

虽然英国央行行长贝利在上个月表示,没有在近期实行负利率的打算。但他于近期也表示,由于量化宽松与负利率的效果皆取决于经济状况以及金融系统架构,因此未来选择正确的政策工具相当重要。“从别国的经验来看,我们对负利率的评估是,在金融市场规模比较大的背景下,它们的效果似乎较好,经济刚开始转向上行的时候效果可能也比较好”。

新西兰联储助理总裁霍克斯比上周三表示,新西兰实施负利率是的确可能的,目前不存在负利率将给银行业带来问题的疑虑。

加拿大央行行长表示,会将负利率作为一种选项,尽管决策者目前还不打算这样做。

Recommended Article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